Chy

自产自销

©Chy
Powered by LOFTER
 

Satisfied(旧文重发)

警告
*非常短。角色崩坏,bug颇多,文笔低幼,没有情节,可能带有琼瑶风
*有借鉴音乐剧《汉密尔顿》中同名曲目的歌词
*许博远(蓝河)主场,单箭头
*叶神结婚了,但对象是谁作者也不知道。
如果这样也能接受的勇士,请继续。

“诶诶诶,听说叶神的婚礼请了黄少去?”
“不知道啊,黄少和喻队的微博除了祝福什么都没说。”
想起官方消息还没出时黄少秒删的那条“靠靠靠这家伙竟然瞒着我们找到了对象还要结婚了!!!!”的微博,组队的各位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。
“冯主席可能会去吗?”
“有可能,给那位当当见证人什么的,哈哈哈!”
玩笑话一出,立即又激起了一片笑声,更有人做出了“希望那位能把叶神收拾得服服帖帖”的发言,这让一直沉默的许博远忍不住笑出了声,因为他实在想象不出当初把第十区闹得鸡飞狗跳的主被人“收拾服帖”的场面。
“蓝桥你终于出声了?今天也太沉默了吧?”
“估计还沉浸在‘大神要结婚了’的震惊中无法自拔哈哈哈哈。”
刚才下本的全是神之领域的熟人,互相认识的时间也不短,调侃起来也是非常熟练。
“这又不是黄少结婚,能把蓝桥震惊成这样?”
“没看到黄少都吓成那样了吗?作为粉丝当然要紧跟脚步啊。”
面对游戏里一堆“哈哈哈”的文字和语音,许博远再次笑了笑,然后敲字说:去,今天喉咙不太舒服,能少出声就少出声。末了一顿,又发了一条说去趟厕所,之后摘下耳机离开了机房。
本来打算再撑一会儿的,只怕再被这帮人说下去一不小心就会崩盘。形势严峻啊,许博远又回想起了第十区被君莫笑“支配”的恐怖,只是这次要“刷boss”的似乎只有他一人。
叶修大神的经历想来也是有点令人唏嘘。作为曾经的联盟第一人和“荣耀教科书”,先是退役独自去了新区,把十区的几大公会分会折腾得喊出了“集火君莫笑!”的口号,之后又带着“叶修”这个新名字以及新战队出现,后来还拿走了第十赛季的冠军,再后来还成为了国家队领队带着黄少他们出国比赛――起起伏伏都皆因梦想和“荣耀”的一位大神,这样的一位大神也要结婚了。
今天登上游戏时,有人在世界频道里刷着祝福或嘲讽,也有人伤心得表示要卖号出坑,总之是热闹一片,毕竟是连冯主席都简短祝福过的新人,加上那天在记者会上不小心露出的戒指,想不制造舆论简直是天方夜谭。
面对铺天盖地的新闻和八卦,许博远难得地觉得他需要休息。当初他就给了自己三个理由,简单而有力的三个理由,在设想中他应该远比现在冷静,但现实远比他设想得难。
你有且至少有三个理由,许博远心说。
第一,你们交往不深。谈好条件刷副本纪录,因为自己卧底失败而帮人带小白,三十二座主城中的偶遇,然后呢?游戏中能细说的往来也许一只手就能数完。说到底,你顶多算是一位生意上的合作伙伴。和叶神打过交道的人远不止你一人,有什么值得他去记住你呢?
第二,他是大神,是“荣耀”中引人注目的明星人物。他早就站在了“荣耀”顶尖,身边站着的是像黄少那样在无比出色的职业选手,而自己在那些光芒万丈的选手面前只是个透明人。他能作为一个忠实的粉丝去为黄少和蓝雨加油,却无法说服自己用同样的心情去面对叶修。
第三,从《电竞之家》上透露的消息就应该看得出来,要和叶神结婚的毫无疑问是位女性。即使没有这条消息,你也知道喜欢上一位同性足以引人侧目。光这一条就能“一击致命”,更别提其他。

他早就给出了说服自己的理由,即使如此现实也依旧艰难。他记得自己在同伴的质疑下说出的“我信”,记得那五天“拖欠”的工资,记得三十二座主城中的偶遇。他相信自己能够理性地看待问题,但只有这件事,关于许博远是否喜欢叶修这件事,他的答案永远模糊不清。
回到电脑前时,世界频道再一次炸开了锅。笔言飞在公会群里发了一条网址和“火速围观”几个字,点开后竟然是一条苏沐橙刚发不久的微博,上面有一张不太清晰的双人照,但许博远还是认出了其中一人。
竟然穿着队服结婚,也太有个性了……点开网页时他正在喝水,而这张出人意表的现场照片直接让他喷了出来。
蛋糕、鲜花和红毯等都是婚礼上常见的东西,只是这次他们几乎都不在常见的位置上,更有几张被奶油抹过的夸张的脸出现在照片中。评论和转发里纷纷感慨兴欣的风格还是一如既往地独特,以及祝福这对新人生活幸福,祝福他们的大神新婚快乐。而他竟然能在模糊的一片中隐约认出叶神带有无奈笑容的表情,实在连他自己都觉得惊讶。
有什么东西从宣布婚讯那一刻就被判了死刑,直到现在才被一枪毙命。从他不经意间开始在杂志和网络上关注对方的消息开始,从他在意起光环背后的艰辛开始,他就应该对那些短暂的相处感到知足。如果能更早意识到这一点,也许今天的他就能和其他人一样由衷地祝福对方,而不是灵魂出窍般地回想微不足道的往事。
你该满意了,结束了。
在仪式完成的那一刻该有人举杯庆祝,敬新郎也敬新娘,即使无法举杯,一句祝福也足以。
一句祝福足以。他这么想着,一瞬间仿佛听到了婚礼现场的欢呼声,随着礼炮的拉响,有什么似乎呼之欲出。
“祝你幸福。”有人在评论中写到。
那么祝你幸福,叶修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最近糟心事好多。文是两个多月前打鸡血写的,现在回看真的需要勇气……如果能多包含就再好不过了m(._.)m。
ooc有时很讨厌,但“以暴制暴”也很可怕。目前只希望风波能早些过去。
但愿吧(苦笑)